[黑盟]山中--拾肆

-------------

打從送走王胖子的那天到今晚黑瞎子都沒有出現,事實上這連著幾天月明星稀,夜裡不用打燈都算得清自己臉上皺紋多了幾條。

 

 

可便是太靜了,靜得連水鹿在夜半中硬蹄輾過青草的斷裂聲都在耳邊迴響。

這大山中彷彿只餘殘煙般吐息,幾里路外也許會有登山隊伍,可對王盟來說還是太遠。

他仰躺在床上圓睜著眼,窗外皎亮月色使他足以窺見天花板上油漆龜裂的走痕。

我需要酒精,很多酒精。他想著,然而沒有動作。

 

 

酒精。

 

 

下午他在登山站和老闆通過電話,話筒另一頭,對方試探的問話裡參著機械雜音。...

 
2017/5/31    
2017/5/1 2  

[黑盟]山中--拾參

山中--

【壹】 【貳】 【參】 【肆】 【伍】 【陸】 【柒】 【捌】 【玖】 【拾】

【拾壹】 【拾貳】


--------------------------


一群面孔稚嫩的年輕人各自帶著沉重的裝備坐在廣場上,他們或者檢視行囊,或者折腰拉緊鞋帶,或者攤開地圖交頭接耳。

一隻尾巴漸黑的黃色土狗甩了甩頭,打了個呵欠在登山站外尋了塊略凹陷的地繞圈蜷縮。

王盟懷裡揣著一包香菸坐在登山登記站裡的小辦公間,他前些日子也是坐在相同的位...

 

【維勇】酒精與龍 - 玖 - 夜半

 

他在墨藍天色漫天細雪中凝視維克托冰藍映光的眼睛,那是一面磨得明晰的鏡子。

  「...WOW,原來勇利這麼大膽。」

  「抱歉...」

儘管窘迫,但他沒捨得把視線從維克托臉上移開,因此也沒錯過對方臉上泛開的紅暈一路延燒至耳根,「維克托會生氣嗎?」

  「不會。」環緊腰部的胳臂又收緊幾分,和髮絲相似的淺色纖長睫毛微微顫動,維克托垂下眼簾,把臉埋進勇利胸口,「只是我以為你會更羞澀一點。」

  「不喜歡?」

  「喜歡,我很喜歡。」頓了半晌,胸前的龍放低了音量,「....我們再一次?」

 

 

 

 

 

 ...

 

【瓶邪】綰

*一方死亡有

*民國風

*沒考據

*時空順序打亂有

---------------------------------------

  「那是甚麼?」

 

  「是故人。」

 

吳邪看著掌心一綹白絹繫起的黑髮。

 

 

 

是故人。

 

 

 

 

 

二月寒霜,大街上骨董鋪子的兒子披著毛裘頂著毛帽,手裡提著竹籃,嘴角含笑的跨出門檻。

這志學之年的少年豐潤臉頰被凍得通紅,可腳步雀躍,像極了春夏時門前群聚的麻雀。

他越過街上的市集,不忘回應時不時小三爺長小...

 

【維勇】酒精與龍 - 捌 - 寶箱一隅

  「尤里奧有好好的付住宿費嗎?」

  「廢話。」

起因是這兩位住客在交誼廳的閒聊,勇利放下托盤上的茶水,默默到櫃台後翻找帳本。

尤里奧的住宿費老老實實,一毛不少一毛不多,然而看著維克托名字下的訂金金額,他拿著帳本的手在發抖。

 

這不是住到冬天結束,是住到明年冬天結束的住宿費。

  「勇利在看什麼呢?」

他闔上帳本,表情微妙的回頭看著下巴靠在他肩膀上的維克托,「那個...維克托。」

  「怎麼了?」

  「維克托是打算待到冬天結束...對嗎?」

  「應該吧。」

應該?

這個天價叫應該?這裡可不是什麼星級大酒店。

勇利不禁感嘆起所謂龍的財寶。

  「你晚...

 

【維勇】酒精與龍 - 柒 - 床邊故事

勇利家的旅店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把炸豬排丼飯做為住客的早餐,畢竟半夢半醒的腸胃難以接受油膩的食物。

直到今天早上。

相貌妖精一般漂亮的金髮男孩抓著筷子扒飯,嘴邊沾著蛋汁和米粒,豬排一口接著一口塞,說老實話這讓勇利對於自己的廚藝又多了幾分信心,儘管這人似乎對他有些.....敵意?

勇利稍微偏頭看了看帶著滿足表情咬豬排的維克托,視線下意識的飄到對方腿間,驚覺自己在看哪裡之後又急忙收回視線。

碗底空了的維克托放下碗筷,帶著一嘴油光,「所以,yuri來這裡做什麼?」

  「嗯?」勇利愣了愣,不明所以,坐在桌子另一面的少年一臉憤恨,用筷尖指著維克托,「我才要問你來這裡做什麼!你該不會忘了要教...

 

【黑盟】槐樹

你於槐樹葉枝光影中走過。


那僅僅是驚鴻一瞥,在晌和熱烈陽光與斑斕陰影中—心中生了鬼。


並非疑心。


生了鬼、長了根,蔓得言語崩裂。


陰宅陰冷,明亮在拐彎抹角的頭頂上一圓小洞,你往深處去。


眼及均疾。


你在灰糊的雜話中晃蕩,你是那些灰積成的泥。


他的影子在西湖波光粼粼邊繾綣。


年歲乾涸。


你的、他的。...


 
2017/2/7 7  

【維勇/瓶邪】點梗小段子之2

原噗傳送門

雖然是完全沒有肉味的啪,預防萬一還是上連結

連結走起!

小段子趴兔


瓶邪網遊梗的設定可能看過前篇會比較清楚

前篇點我


 
2017/2/6 7  

【瓶邪/尤勇/維勇】點梗小段子

原噗傳送門

盜墓筆記 - 瓶邪

"他是龍"

吳邪被一只黑龍壓在岩床上,冷硬得背脊生疼,而陰影壟罩下,俯視他的龍身上的鱗片火光飄燃。

尖銳爪子勾破的腰腹鮮血泊泊,染濕早先披上的祭祀長袍。

吳邪伸出手,十分自然的,他的心跳規律、呼吸平緩,那雙手捧著龍的面頰,龍的墨黑眸子盯著他,看似淡然,實則在那尖瞳深處不安與徬徨暗湧。

  「不管你是甚麼。」吳邪直視那雙眼睛開口,「我都愛你。」他不顧傷口疼痛撐起上半身,吻上那雙微張露出尖牙的嘴,對方頓了一下,猛然後退,一臉錯愕看著吳邪,這樣稀奇的表情讓方才獻出初吻的青年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又滑下岩床使勁抱緊難得驚...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