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埼] 日食

*很餓的狀態下碼出來的文就會變這樣


****


便當上灑著亮橙的陽光。

埼玉坐在商辦大樓的屋頂上,腳下懸空,地面上人潮熙攘,人往的車輛間有一隻紋白蝶輕飄飄的越過車陣停駐在上行道上的花蒲。

今天有B市有超市特賣,剛好醬油也快沒有了.....

埼玉這麼想著,夾起切成薄片的鮭魚送進嘴裡。

花圃裡燦藍的繡球花正盛開。

 

 

 

 

 

晚餐是涼拌牛蒡絲和味噌,他的晚餐一向吃得很簡單,偶爾會用泡麵打發掉一餐,慣於一個人生活,許多事都趨於簡便。

用手洗了英雄服裝和為數不多的衣物,冷水順著指尖零散落在洗手台周邊,今夜是有些許寒意的,他打開電視機,聽著女主持人介紹各地旅遊景點,一面在陽台晾衣服。

旅行啊,聽起來還不錯。埼玉甩了甩濕漉漉的披風,思索以自己的腳程可以規劃路途多遠的行程。

儘管實踐與否是另一回事。

 

 

 

 

 

無人區的夜晚很靜,靜得一隻貓打翻垃圾桶的聲音都能堪稱響徹雲霄,被窩裡的埼玉撓了撓光滑的頭皮,翻了個身繼續沉浸夢鄉。

 

 

 

 

 

一早,一拳打死了一個熊模樣般怪人之後,他散步來到昨天吃便當的大樓下。

一條走路還不穩的黃褐色小狗在繡球花叢間撲蝴蝶,柔軟短胖的前肢在空中揮舞,一個重心不穩,小小的黑色肉掌踩在埼玉紅色的靴子腳背上。

他們對望了一會,小狗嗅了嗅他腳上的味道,接著轉身跑進窄巷裡,沒理會埼玉伸出來的雙手。

  「啊...」

把手收回來的埼玉這才發現手套上還沾著怪人的血。

 

 

 

 

 

他提著購物籃在蔬菜的貨架前看著特價的高麗菜和沒特價的白菜。

掙扎許久,他決定以白菜太大顆了,一個人吃不完為由拿著高麗菜去櫃台結帳。

回到位於無人區的公寓途中,他又順手打死了一個怪人。

今天的夕陽特別紅,與彩霞一起半浮半沉在堤防另一端,那樣的色彩把氣氛壓低了一些,橙紅的視線裡有種空氣凝結了的錯覺。

 

 

 

 

 

  「請收我為徒吧!」

  「嗯...啊?」

蚊子很煩人,煩得讓他迎來另一個麻煩。

 

 

 

 

 

公寓裡多了一人份的日常用品。

牙刷、衣物、器械的維修工具,疊了好幾堆的筆記本,埼玉完全不想探究那些筆記本裡頭寫了什麼。

他看著整潔光亮的房間和恭敬端坐在桌前的傑諾斯,揉了揉太陽穴,試圖趕走這種不適應蓋帶來的頭痛。

  「其實你不用...」

  「不,請讓我做。」

  「呃...好吧。」

至始至終他都沒忍心真正拒絕這個年輕人,不論是什麼事。

 

 

 

 

 

兩個人份的三餐比他想像中還好打理。

至少多一個人想要吃什麼好,這永遠是個難題。

 

 

 

 

 

通常傑諾斯會比他早起床,他常常是聽見廚房的聲響才醒來,半睡半醒的,鍋碗瓢盆的輕微碰撞和菜香盈滿在公寓小小的空間裡。

清晨微涼,幾隻麻雀吱吱喳喳的在陽台探頭探腦。

嗯,今天是煎蛋捲和鹹魚。埼玉坐起身,眼皮還重的還撐不開。

 

 

 

 

 

商店街出現怪人,又像蚯蚓又像蛇的模樣反而讓埼玉聯想到鰻魚飯。

這是連餐館都還是開門做生意的上午,儘管時間還早,街上的行人也不少,埼玉原本要去看看新發售的遊戲,結果怪人就站在那家店前,在人群逃竄的反方向中,師徒倆對看了一眼,傑諾斯二話不說站上前去,「居然敢擋住老師的去路,消滅你!」

這話讓埼玉感到有哪裡不對勁,又找不到反駁的點。

 

 

 

 

 

  「吃火鍋吧。」

他們站在超市的蔬菜貨價前,兩個小時前,他們還在商辦大樓的屋頂上吃中餐的便當邊討論英雄服裝的事。

傑諾斯手上的提籃裡放著一盒雞蛋和一把青蔥。

埼玉看著手上的白菜,所幸在他身旁的年輕人不挑食。

  「是,老師,海帶也要買嗎?雖然海帶對頭髮的效果沒有醫學根據。」

  「我說啊,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嗎!?」

 

 

 

 

 

最近,有某種被遺忘的東西回來了,之所以會意識到,大概是因為他偶爾會感覺到心頭有什麼賭著一般的緣故。

 

 

 

 

 

傑諾斯把兩個人的衣物一起扔進洗衣精,灑下兩匙洗衣粉的同時聽見廚房裡轉開瓦斯爐的聲音。

埼玉把整顆白菜切了扔進滾沸的鍋裡,香氣四溢。

拿著長湯匙攪動,裡頭的料不時冒出頭來,白蘿蔔、海帶、豬肉片、鑫鑫腸、玉米、以及滿鍋的白菜。

昨天那個像土雞的怪人不知道味道怎麼樣...話說回來,很能吃又不挑食的年輕人真好,想到這,埼玉輕輕勾起嘴角。

  「差不多了...傑諾斯。」他朝正在擺碗筷的徒弟喊,「來試一下味道。」

  「是,非常美味!老師。」

  「不是啊,你都還沒試。」

他餚了一匙湯遞到傑諾斯嘴邊,對方啜了一口,神采奕奕的抬頭道,「老師!世界上所有的餐館都沒有存在的必要!」

  「你這麼說對人家也太失禮了....」

 

 

 

 

 

有時候,埼玉會慶幸自己沒有把傑諾斯拒於門外。

窗外一隻貓兒走過牆垣,鑲著黑圓瞳孔的金色眼睛在夜裡特別顯眼。

陽台上有一盆傑諾斯買回來的繡球花,一團團的海藍色爭著綻開。他側躺在床鋪上,握住傑諾斯伸過來的手,精細的金屬構造,除了大腦之外是全然的機械,然而,在手心裡的,無疑是屬於人類的溫度。

  「老師...」

徒弟的聲音有些顫抖,他大概猜得到徒弟想做什麼,於是把臉湊上前去,在傑諾斯嘴角印上一吻。

  「就這樣,睡吧。」

那雙金屬的手反握住他的手,抓得死緊。

那個是什麼?

他遺忘的東西。

他睜著眼睛,看著傑諾斯認真的表情。

應該是寂寞吧,在傑諾斯闖進他生命以前已經被徹底拋掉的東西。

比起那個......

 

  「傑諾斯。」

 

  「是!」

 

  「我明天想吃鮭魚。」

 

  「........是!」




END.

评论(2)
热度(39)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