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埼] 你在人海裡看見他

這天很冷,冷得你金屬關節變得遲鈍,機體系統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所以你想這是錯覺,儘管換了身體,大腦還是記憶著從出生至十五歲間的人類習性。

脖子上掛著老師親手給你圍上的深灰色手織圍巾,那是出門前,老師從衣櫃裡翻出來的,壓在一件舊襯衫底下。

你還記得老師的手指滑過你脖子的觸感。

衣櫃裡還掛著一套西裝,深藍領帶隨意掛在衣架上,你沒見過老師穿西裝,只覺得那肯定是非常的---

垂眼,思索要在什麼樣的時間點要求老師穿上西裝。

提著超市的塑膠袋,走過正在舉辦抽獎的商店街,氛圍喧鬧,人潮擁擠,幾個喊著你名字的女性聲音由遠而近,又很快的遠去,此起彼落。

在你耳裡有些尖銳。

老師在另一條街的超市,應該已經買完豆腐和秋刀魚。

大清早時短暫下起了雪,細而薄的白雪從厚重的灰色厚雲裡緩慢降落,那飄搖得宛如垂死一般,老師穿著睡衣縮在被窩裡,一雙眼睛帶點委屈盯著你。

  「傑諾斯。」

  「是,老師?」

早餐大致已經準備好,烤魚乾、荷包蛋和味噌湯,暖融的香氣瀰漫。

老師喚了你,但過了好一陣子才繼續說道,「.....算了,沒什麼。」接著磨磨蹭蹭的爬出棉被,縮了縮手腳,開始整理被鋪。

你歪頭想了想,靜靜把手掌的溫度調高了一些,在把飯碗遞給老師時看似不經意的碰了一下他的手。

  「嗚喔!你的手好溫暖,借我!」

老師一臉滿足的握著你的手。

老師要握到燃料耗盡為止都無所謂,你想著。

你們出門之後是兵分兩路的,每當有兩間以上的超市特賣快到期時總是這樣。

你負責的是雞胸肉和青蔥,又擅自多買了海帶。

拐過一個彎,走了一小段路之後又轉身往回走,轉角的鮮魚店貨上成排的活魚在冰塊上掙扎,你仔細看過每一條魚,接著指向內側的貨架,「我要那尾鱸魚。」

家裡冰箱上面有一塊老薑,香菜也還有,這是你剛剛想到的事。

今晚的菜色之一是清蒸鱸魚。

你加快了腳步,越過幾個路口,側身閃過許多湧上的行人,鑽進巷子裡跟一隻虎斑貓擦身而過。

超市裡沒有老師的身影,特賣已經結束五分鐘,後面沒有預定行程,那也就是老師多半在回家路上,你迅速計算老師平時的腳程和從這裡到公寓方向的路線,鑽回小巷裡,開啟戰鬥模式躍上屋頂,用最短的路程奔向接近鬧區出口的地方。

很快捕捉到一顆光溜溜的腦袋。

你刻意超前了一段距離,在一間已經關門的花店騎樓下等著。

破敗的帆布招牌灌了風,發出詭異的呼嘯聲。

遠遠的,你看見你的老師提著購物袋,他吐著白氣,半張臉埋在毛衣的高領下,外套的袖口長了些,蓋住他的手背,只露出手指。

老師在人群裡,你莫名的想著,應該說是人群裡只有一個老師。

你突然覺得有點冷,調高了機體溫度,朝他跑去。

  「老師。」

  「傑諾斯,你買完了?」

老師瞅了瞅你手上的塑膠袋,露出微笑。

  「是,我去的超市那條街上有舉辦抽獎活動,老師要試試手氣嗎?」說著,你從口袋掏出兩張抽獎券,同時不著痕跡往老師靠去。

  「你好暖啊...真好。」老師下意識的蹭了蹭你的胳臂,「那頭獎是什麼?」

  「生髮水。」

你的視線不自覺往上游移了一秒。

  「你看了我的頭對吧。」

  「不,並沒有。」

  「你看了對吧。」

  「.......老師,我買了海帶。」

  「你果然看了。」

抽獎券的期限還有兩天,於是你們決定明天再過來,太冷了,老師不想一直待在外面。

你們並肩走回無人區,距離比平時要近得多,你幾次想要把圍巾讓給他,對方總擺了擺手阻止你。

你告訴他你可以讓機體加熱,可老師卻說你看著就很冷。

看著很冷。

你不知道老師指的是你的無袖上衣還是渾身金屬材質,但就皮膚的感受而言,只剩下腦子裡的記憶造成的觀感而已。

老師這麼說讓你手足無措。

忽地一片飄雪落在老師的鼻頭,「啊。」他仰頭,厚重的雲裡悠悠的降下細薄的白雪,「又下了哪...」那片落雪沿著他的鼻尖飄走。

你們走到公寓外時,地面已是一片雪白,這場雪比清早時大的多。

雪地上留下兩個人的腳印。

  「老師。」

他正要上樓,聽見你的呼喊,又回過頭來,「嗯?」

我可以親吻你嗎?

你沒有說出口,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想問這樣的問題。

  「傑諾斯?」

  「沒有,沒什麼事。」

走廊的邊角結了一層半透明的冰霜,你跟在他後邊上樓,看著他的背影,有一種慶幸油然而生。

 


 

慶幸你的生命裡有這麼樣一個人。


评论(2)
热度(32)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