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盟] 山中--貳

 

 

  「登山?」

可這帶並不是甚麼熱門的登山路線。

爐上的水還沒燒開,王盟從櫃裡翻出濾網,桌上半包茶葉是親戚在車站塞給他的。只有半包的劣質茶,誠意十足。

  「算是吧,我和同夥來找東西。」

半人高的登山包放在床邊,男人在板凳上翹著二郎腿,揚起一邊嘴角,玩世不恭的模樣。

  「你的同夥呢?」他把茶杯擺在桌上,隔著一張桌子在男人對面坐下。

有點冷。

至少比剛才還冷一些。

  「我們兵分多路,各走各的。」男人單手托腮,歪著頭看著王盟。

登山分開走?王盟皺起眉頭,絲毫不遮掩自己狐疑的表情。

一根手指伸了過來,指腹壓在眉間,「咱們這些人是下去幹活的,既然是來幹活的,難免得分工合作,你說是吧。」

這人的手指很涼,讓他想起葉尖的露水,「這位爺什麼名字?」

  「黑瞎子。」男人收回手,提及自己的稱號時雙脣有些戲謔的蠕動。

黑瞎子。依然是個別稱,同王胖子,那些伐木工人彼此稱呼的老陳小王等,他還沒聽過這裏任何一個人的本名。

  「........我姓王。」

  「王兄弟。」黑瞎子很快的回應,「我認識另一個王兄弟,你也在這裡工作?」

難不成來觀光?他暗自咕噥,「是啊。」

黑瞎子似乎還想在說些甚麼,才剛發出不到一個音節,水燒開的尖銳呼嘯聲隨即壓了過去。

王盟暗自鬆了一口氣,倒了一把茶葉在鋼杯裡,隔著抹布沖開杯裡蜷縮的乾葉;這裡沒什麼像樣的茶具,還能找到個濾網就該偷笑了。

他平時極少喝茶,頂多是去到長輩那裡,湊熱鬧似的啜飲幾杯;說到長輩,過年過節總愛比薪水多高職位多好,這種時候母親會對他使個眼色,讓他找個地方躲躲或是假裝泰然自若的逃出門去。

面子讓人多狼狽。

所以在搭乘各種交通工具向著越來越高的海拔的同時,他在心裡感謝起那個介紹工作的親戚。

濕潤的茶葉堆在濾網上,褐紅的茶水注入玻璃杯,黑瞎子忽地伸手抽走茶杯,幾滴茶水濺在深色木板的桌上。

  「普洱?」黑瞎子啜了一口,白煙熱氣模糊了他的臉。

  「我不知道,親戚給我的。」說著,他看了看白色油紙的包裝上頭的標示,「嗯,是普洱。」

普洱和其他的茶種差在哪?

說真的,他對茶這種東西完全不懂。

黑瞎子靜了下來,捧著茶水啜飲。

窗外的霧散了些,隱約能見陽光在水氣與枝葉間閃爍。

他突然注意到對方臉上的墨鏡,有點老氣的款式,桐金色鏡架、雙槓鼻樑、上方下圓的鏡面,那鏡片黑的完全看不見那之後的眼睛。

他讓一個陌生人進屋裡喝茶,仔細想想是件很糟糕的事,特別是在這種地方。

  「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也許是注意到他的視線,黑瞎子又開始攀談。

名字。

他隱約覺得每個人從不直呼對方的名諱不是沒有理由,所幸扯開話題,「你認識管理員的王先生?」

  「他在這裡好多年了,沒走過,偶爾會下山去買些東西就是了....香菸之類的。」男人挑著眉毛,貌似有些無奈,放下茶杯,望了望窗外,王盟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霧散了不少,香杉林有一半已經明亮了起來,影子斜斜的融在濕潤的草地裡。

  「你們是熟人?」他回頭想給自己倒一杯茶,赫然發現桌前空無一人,「黑爺?」

就連床邊的登山背包也不見蹤影,他下意識地摸摸口袋,卻摸索不到應該有的瑞士刀。

其實不應該開門?他有些懊惱,一面給自己倒茶,其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不安。

在山裡遇見甚麼都不奇怪,當真遇見了不是什麼好事,但若他真心想避免這種狀況,黑瞎子敲門的時候他第一個動作應該是先給王胖子打電話求救,他沒那麼做。

就順著讓它發生會如何?王盟的好奇心裡有一絲期待,毫不值得嘉獎。

他學著方才黑瞎子的坐姿,翹著二郎腿,望著桌上那兩杯一冷一熱的褐紅茶水,都依然維持九分滿。

桌面上有一片水漬,王盟打了個呵欠,他想著今天不會有工人上山,於是又愜意的趴下闔上雙眼。

 

评论(5)
热度(16)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