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盟] 山中--肆

 

 

王盟在枝葉搖曳摩擦的沙沙聲中清楚分辨出那個突兀的腳步聲。

他加快了腳程,對方很快跟上,距離很近,肯定不是王胖子,他不知道是不是登山客,但沒打算回頭,他思索著是否該繞去別的地方,可不想要後面不知道什麼東西或是人跟到他住的地方,那很糟糕,非常糟糕。

在前面拐彎有條小徑,可以繞回王胖子的宿舍,只是這樣似乎有些不仁不義?實際上若他不回頭確認後面究竟是什麼,也很難想出甩掉對方的方式。

但是能回頭嗎?在這種地方。

只不過頓了一頓,後頭腳步聲驟然放大,他還沒來的及反應,一隻手狠狠摀住他的嘴巴,他驚得往後一撞,一抬頭,看見一副熟悉的墨鏡。

他一掌拍掉對方的手,「媽的看老子不打死你!」

嘴上這麼說,實際卻是腿一軟,氣喘吁吁地靠在樹幹上。

黑瞎子一手環住他的腰,被推開後攤開手,一臉得意,「只是想和小兄弟打個招呼,誰讓你走那麼快。」

他看著黑瞎子背上碩大的登山背包,皺起眉頭,試探的問,「你都不下山的?」

白霧又濃了些,近在眼前的黑瞎子身形變得模糊,「我還躺在那裡,怎麼下山?」

背後有些動靜,王盟一時沒了戒心轉過頭去,只見霧白的香杉林間站著一個高挑的男性身影,看不清臉,只從身形感覺出是個青年。

  「誰?」他下意識地問,這一開口才後悔,急忙回過頭,原本在面前的黑瞎子已經不見蹤影,他沒膽子再去看方才那男性身影,匆匆忙忙得繞出林子,在湖岸邊待了好一陣子才敢進宿舍。

 

 

 

 

 

王盟戴著黃色的工地安全帽,拿著工作日誌在一群扛著電鋸的工人間徘徊,胖子在另一邊吆喝指揮,他低頭記錄著這批人帶上來的樹苗和待會準備開工的範圍,一面測耳細聽工人間的談話。

他們聊的大多是閒話家常,常家裡添了孩子、誰的妻子和誰有染、誰在外頭養了女人、哪裡的姑娘漂亮、這期的農作物收成和價格等等.....

  「王兄弟。」一個皮膚黝黑的年輕工人湊了過來,安全下帽下的臉布滿汗珠,生澀的開口,「能跟你拿上次寄在你那兒的工具箱嗎?」

  「啊...!」他愣了愣,想起那把消失了的瑞士刀,「啊好,我去拿,你等等。」

這下可好。

這下真的可好。

王盟故作鎮定的走回宿舍,打開擺在牆邊的工具箱,板手、螺絲起子、老虎鉗和尖嘴鉗,小鐵槌,甚至還有各種尺寸的螺帽和螺絲釘,就是少了那把瑞士刀。

他早就在屋裡翻了個遍,只差沒把地板掀開來找,就是找不到那把看上去頗貴重的瑞士刀,真要怪也只能怪他私自動別人的東西。

嘆了口氣,闔上工具箱,王盟已經準備好和對方實話實說道歉賠償的時候,手臂無意間碰到長褲口袋,劃過一個堅硬的觸感。

  「嗯?」

他從口袋掏出一把駝色皮革的瑞士刀,而身上的褲子和昨天遇見黑瞎子時穿的是同一件,沉默了一會,小聲的把黑瞎子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過一遍。

 

 

尖銳的電鋸嗡嗡聲下,年輕人從他手裡接過箱子提手,笑得靦腆,「多謝你了,王兄弟。」

  「.....沒什麼。」

其實那股心虛感還沒消退。

幾聲吆喝,一株香衫直挺挺的倒下,一群工人上前鋸掉樹冠,綁上繩索之後拉上板車固定。

忙碌的人群後,工頭滿臉笑容把一瓶酒和一包香菸塞給王胖子,兩個人搭了搭肩,不知說了什麼,接著王胖子朝王盟走來,放低了音量,「等等運下山的量少記兩棵。」

他想他知道方才他們都說了些什麼了。

也許他也可以託剛剛那年輕人帶點東西上來?

一些香菸和零嘴,或是乾貨之類的,只是代買,他還沒到王胖子那樣能有人主動送些禮品建立交情。

菸酒、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交換好處,交情不是那麼昂貴的東西。

  「噯,對了,他們今晚不下山,這前幾日天氣差,工作累積多了,太陽下山之後你帶幾個人去後面倉庫拿帳篷。」

  「有上鎖嗎?」

  「沒必要,這地方除了砍樹的也不會有人來,關好別讓動物跑進去就行。」

  「.....那不會有登山客?」

  「登山的?」胖子挑起眉毛,「沒啥人走這路線,怎麼,你遇到過?」

  「沒有。」不知怎麼的,他不太想把黑瞎子的事告訴王胖子,他想黑瞎子不是個活人,也許是個入山之後就再也沒出去過的平地人,「只是我去登山口的時候看見很多登山客。」

王胖子拉了一下安全帽緣,「他們聰明的話就不會選這個路線。」工人拉開電鋸,蓋低了胖子的音量,王盟豎起耳朵,只見胖子表情無奈,「再往上太難走了。」說罷,轉身走回去和工頭比手畫腳的討論些什麼。

王盟不懂王胖子的無奈源自於那裡,山路難走?這話和他的表情是搭不上的。

他決定不追究這個問題,闔上工作日誌朝那個皮膚黝黑的年輕人招了招手,「帶你去看帳篷放在哪裡,你們等等搬完東西記得把門關好,別讓動物跑進去。」

  「你是說水鹿嗎?」

年輕人興致勃勃地跟在他身後。

  「水鹿我看過幾次,我還必較擔心山豬....倒是沒在這裡見過山豬。」

繞到宿舍後的水泥房隔間,王盟使勁地推略生鏽的鐵門,這門還沒開一半,年輕人手掌一推,連門帶人的讓王盟差點跟著跌進屋裡,只是這鐵門輕輕鬆鬆就讓年輕人給一推到底。

年輕人顯然被踉蹌的王盟嚇了一跳,連忙賠罪,「抱歉啊兄弟!我不是有心的!」

  「沒事...你下次上來替我帶....」帶幾包香菸上來,「帶幾包茶葉上來就沒事。」

茶葉?他的腦子和嘴巴上肯定出了些連結方面的問題,也許腦子的問題比較大,否則剛剛就不會突然想起黑瞎子和他要杯茶喝的模樣。


评论(4)
热度(21)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