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盟]山中--拾壹

 

王盟在登山口打了通電話回家。

這行為可以說是一時興起,事實上他最後一次和老家聯絡是頭一天上山那天,早該打了,他不知道父母會怎麼想。

要真說起來,或許他們會認為這個兒子是在平地混不下去只好往高山跑,會這麼想、不這麼想,又也許只是自己這麼以為。

這份工作說起來沒什麼不好。

王盟在登記站的洽公室裡,抓著話筒的掌心出了汗,後方辦公桌穿著紅夾克的管理員老伯指尖點著鋪了橡膠墊的桌面,生厚堅硬的指甲略泛黃,喀喀喀的用一種急躁厭煩的規律敲擊佈滿乾涸水漬油汙的桌墊。

電話的按鍵隙縫卡了黑灰,數字看上去油膩模糊,王盟右手拇指溫吞用力的揉了揉指指腹,接著一鼓作氣的按完一串十分熟悉的號碼。

機械的響鈴。

他感到手腳冰冷,門外有一批年輕人穿著厚重的外衣,揹著大包行李,三三兩兩坐在戶外的長板凳,彼此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

王盟看著他們,突然有一種衝動,一種潛伏進這群人之中以隱密窺探的視角啣住沾黏登山鞋底下泥土的衝動。

一步一步、

一口一口。

 

"誰呢?"

"喂、怎麼不說話?"

電話那頭是母親的聲音,王盟雙唇間開了一個縫,沒吐出半個音。

說什麼好?

說什麼都好、什麼都不想說、什麼都不知該從何說起、好像什麼都不適合拿來說嘴。

其實他想問問母親還記不記得初戀的女孩究竟叫什麼名字?長得甚麼樣?他最近老是在想這些事,儘管這對黑瞎子和當年那個女孩都十分不尊重。

但是母親記得他兒子談過戀愛嗎?王盟沒有把女朋友帶回家的習慣。

又說回來,他怎麼總是把初戀女友和黑瞎子連結成一塊,這兩個人分明八竿子打不著的。

"哪來的神經病!"

母親尖銳的叫罵猛的把他的心神一把扯回來,他甚至能想像母親在遙遠的老家古厝裡猛力掛上話筒的模樣。

  「這個神經病是你兒子。」

王盟對斷線的嘟嘟聲說道,一轉頭,碰巧對上管理員異樣的表情,「謝謝啊,大哥。」他遞過電話錢和一根香菸。

 

王盟在登記站外的板凳上坐了很久。

他盯著下山的棧道,腐朽的木板緊貼生滿青苔矮草的土,一隻鉛灰羽毛的鳥用鮮黃的喙啄食木板間土裡的蟲。

今天不回宿舍也無妨,可若是要他下山,難免心生畏懼,這點讓他十分不解,明明是個平地人,一上了山,好像那眺望下的地平線反而成了陌生的異地。

這不回家吧,也不回宿舍,還有哪裡能去?

登山站的老伯點了菸,在打火石碰撞的摩擦聲裡,煙霧和菸草燃燒的氣息張了一張孱弱的網。

他想找黑瞎子聽完上次那個故事,那個被戲稱為一群狗互咬的破事,可今日這天青明朗的,幽魂哪裡喜歡在大太陽底下閒晃。

等到天黑?可這白日的時間也得打發。

腦袋轉了轉,他沿著行人棧道用悠閒的步調緩慢的往下走。

在這底下挺熱鬧,雖然還不算是下到平地,但是有人有車有商家,頭一次上山時,司機在這裡吃了一頓飯,買了幾包菸。

常給他和王胖子送貨的陳先生給他帶上來的香菸八成也是從這裡買的,真要說他和王胖子也可以自己下來採買,只是他們在山上沒個交通工具,這走路吧,光是從登山口到這兒來就花了王盟快一小時,走得腿都瘸了。

真要弄台車也不是不行,只不過工作場地車輛不好進去,連上山伐木的工人都是用貨車載到登山口附近的位置,一個個靠雙腳爬上去的,木材也是做好大致處理半人工的運到能開車的位置。

要是能行的話王胖子早就弄台小貨車了。

王盟捏了捏痠痛的大腿,環顧這個小村落形成的商街,多半是觀光客和登山客,參著穿著簡便的居民。

他沒打算帶太多東西回去,光是從登山口走下來的路程就已經夠嗆,所以他真心佩服那些負重十幾公斤在山裡來來去去的登山客。

當地居民把住家改成簡單的店面,敞開的大門,幾個木架子擺著商品,王盟跟著人多的地方走,看見小件的木製加工品、雜牌的香菸、秤斤兩的肉乾、金屬的鍋碗瓢盆、應急的醫療用品、乾糧和瓶裝水;商家的口音捲曲明亮,和外地人的交談混在一塊,讓他想起爐火上水壺煮滾時開水的沸騰和壺口尖銳的吱吱聲響。

他在一間門檻積了灰的店前停下,顧店的婦人看著他,眼神溫和,「年輕人,要甚麼?」

婦人手裡拿著塑膠鏟子把茶葉分裝進鋁箔袋裡,一袋一袋隨意的擺上靠在店外,緊鄰工作台的長桌上。

  「大娘,這多少錢?」

王盟幾乎把包好的茶葉都買下來,他抱著塞滿茶葉的大塑膠袋,好不容易找到一處遊客休息區坐下來。

說真的,他完全不懂茶葉的好壞,只是價錢比陳司機給他帶上來的便宜多了,少扒一層皮,至少心裡好過,只是他原先打算輕裝回山,這下可好。

大娘說這是紅茶,他聽著紅茶,隨即找了有賣牛奶的店家,他太久沒吃到甜食,不嗜甜的都有點嘴饞了,只是這牛奶一瓶的價錢都能多買五包茶葉了,店老闆鼻孔噴氣,得意揚揚說道,「你以為這方圓五百哩有人養牛嗎?這奶我還是從特殊管道弄來的。」

敢情是你家媳婦的人奶?

王盟想著這冷藏車要運上來成本的確也高,掙扎了一會,買了兩包砂糖。

牛奶還是等下月發工資吧。

他順道買了三條牌子不錯的菸和一盒雞蛋,明兒個用雞蛋巴結王胖子,香菸留著隨時都會用到,買酒?想想上次王胖醉得不省人事,上上次伐木工頭鬧得精采,挺有趣的不是?於是王盟又提了幾瓶私釀米酒。

得打車了,肯定得打車,王盟看著兩大袋物資,懊惱的捏了捏眉頭。

 

评论
热度(9)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