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勇】酒精與龍 - 壹 - 那些閒話家常

*部分資料參考自維基百科

*有看過我其他非一篇完結的文的人(沒人#)應該都知道我劇情弱爆又極度慢熱

*雖然部分會類似原作走向,但是我是一個會把文寫得劇情弱又慢熱的人(是要講幾次)

*可以的話在往下拉



♣♣♣♣♣♣






 

 

 

 

  「吶,勇利有聽說過嗎?村莊裡有龍的事。」

克里斯一身服貼的侍者衣著,剪裁合身的白襯衫衣領上繫著墨綠領巾,厚綢纏腰下緊接著收管西褲,他端著托盤,翹起一條腿,後腰靠在桌邊一手撐著桌面。

  「以前好像有聽媽媽說過...」

圓木桌上擺著兩杯啤酒和一盤餅乾,勇利等著坐在一旁的披集對著食物拍完照才伸手拿起一塊擠滿糖霜的餅乾塞進嘴裡,「披集聽過嗎?」

披集把相機轉了方向,三個人默契的把臉湊在一起。

  「笑一個。」

喀嚓一聲,披集終於滿足的收起相機,「我有聽過喔,聽說很聰明又有錢,喜歡到處跟人類女性生孩子。」

  「.....那不就是有錢的花心公子哥嗎?」

  「這麼一說好像也是耶。」

  「克里斯為什麼突然提到龍?」

金髮侍者勾起嘴角,擺了一盤薯泥上桌,「沒什麼,早上聽客人在討論,最近旅館生意怎麼樣呢?」

  「不太好,但是這個季節差不多就這樣了,而且還不是最差的時候....」

  「我這裡也是,只剩在地客,嘛、不過還撐得下去就是了。」

勇利抬眼環視,碩大的酒館裡除了他們之外只有三桌客人,通往二樓的樓梯前放著暫未開放的立牌,一樓空間寬敞,掛在牆上的燈火豆黃,人聲窸窣,偶爾喧鬧一陣,隨即又低成竊竊私語;一桌一群男人在打牌、一桌兩個老人在划酒拳,還有一桌是一對情侶在鬧分手。

 

  「反正每年都是這樣。」

 

 

 

 

 

出了酒館,他和披集閒步走過屋舍密集的街區,越過兩排結滿白霜的冷杉夾成的小路,出了狹長的步道之後能看見空地上一幢小屋,再往前走,一排棧道直通湖泊,他們遠遠就望見切萊絲蒂諾那頭顯眼的大捲髮。

湖面結冰尚薄,冰面被敲出一個面積不小的洞,切萊絲蒂諾盤腿坐在棧道邊緣垂釣,身旁的水桶裡幾條魚繞著圈子顯得有些無措。

  「你們兩個有聽說最近有人看到龍嗎?」

切萊斯蒂諾在新的一條魚上鉤之後轉頭問坐在一旁的兩人,說是詢問,實際上比較像找個話題閒聊。

披集將鏡頭對準冰下一閃而過的鱗片反光按下快門,「怎麼大家都在說這個啊?」

  「有人說看見龍在飛,我看只是喝醉了把鳥看成龍。」捲髮的中年男人大笑幾聲,把釣上的魚扔進水桶裡,「不過也不是沒可能。」

聞言,勇利抬頭,「怎麼說?」

  「不是有嗎?這座山裡有龍出沒的傳說啊。」

  「啊...的確是有。」

桶裡的魚一個跳躍,墜落時濺起的水花濺了勇利鏡片一片糊。

  「照那個說法的話,我們大概都有龍的血統喔。」切雷斯蒂諾甩竿,「人有一點浪漫幻想也無所謂不是嗎?」魚餌落在破冰的洞裡,激出一圈圈漣漪。

 

 

 

 

 

傍晚,勇利提著切萊絲蒂諾餽贈的一桶子的魚沿著小路走回家。

冷杉模糊的影子斜映在結霜的路面上,橙紅的殘光穿過枝梢的冰珠,閃爍晶瑩。

前陣子有人說看見了龍,那是在大清早路上人煙稀罕的時間,那位買醉到天亮的先生說了:一陣怪風捲了過來,接著陰影壟罩頭頂,他抬頭,看見了天空中巨龍飛翔的身影。

多數人是當玩笑看待的,畢竟是一個醉鬼的目睹,所以說呢,眾人討論的並不是這村裡出現龍,而是有個醉鬼說他看見了龍。

由這樣的話題接連帶起的,是自古早留下來的傳說。

深山裡住著一條龍,擁有過人智慧、力量和財富、擅長魔法,體型巨大且好女色,因此山裡的住民許多都承襲了龍的血統--這是披集和切萊絲蒂諾聽過的說法。

至於勇利的母親告訴他的故事,則是性格暴虐擁有三顆頭的噴火龍,若不把三顆頭都砍掉,那麼被其他已經被砍掉的頭就會長回來。

三顆頭的龍...聽起來很帥氣啊。勇利想著,一面拉緊圍巾。

現在還不是最冷的時候,去年最冷的時候.....

他停下腳步,甩了甩頭,快步走向已經近在眼前的旅店。

 

  「媽媽,切萊絲蒂諾給我...!小維!?」

話沒來的及說完,一只棕色毛茸茸的生物冷不防衝向他,瞬間被蓋住視線的勇利手足無措的被突然其來的重量撲倒在地,桶裡的活魚撒在地上,鮮活亂跳。

勇利定睛一看,趴在他身上的貴賓狗笑著與他對望,「不對...你比小維大多了。」

聽見動靜的寬子從後頭走了出來,看著滿地活魚不禁笑了出來,「哎呀,好多魚,真貼心。」

  「這條狗...?」

  「是一位客人帶來的喔,他說會住上好一陣子,真是好消息。」說著,她指向公共浴池的方向,「他在泡澡呢,你要去看看嗎?剛從外面回來也洗個澡吧。」





评论
热度(49)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