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尤勇/維勇】點梗小段子

原噗傳送門

盜墓筆記 - 瓶邪

"他是龍"

吳邪被一只黑龍壓在岩床上,冷硬得背脊生疼,而陰影壟罩下,俯視他的龍身上的鱗片火光飄燃。

尖銳爪子勾破的腰腹鮮血泊泊,染濕早先披上的祭祀長袍。

吳邪伸出手,十分自然的,他的心跳規律、呼吸平緩,那雙手捧著龍的面頰,龍的墨黑眸子盯著他,看似淡然,實則在那尖瞳深處不安與徬徨暗湧。

  「不管你是甚麼。」吳邪直視那雙眼睛開口,「我都愛你。」他不顧傷口疼痛撐起上半身,吻上那雙微張露出尖牙的嘴,對方頓了一下,猛然後退,一臉錯愕看著吳邪,這樣稀奇的表情讓方才獻出初吻的青年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又滑下岩床使勁抱緊難得驚愕的龍,「所以…只要你消失,我都會發現,我都會來找你。」

******

盜墓筆記 - 瓶邪

"網遊版"

 

 

『您的好友張起靈已上線』

 

『張起靈邀請您加入隊伍』

 

『已加入隊伍』

 

 

  「小哥,陪我打雲頂天宮副本嗎?我缺強化材料。」

穿著一襲駝色長袍的吳邪晃了晃手中青銅樹枝的法杖,一道青綠的魔法陣在張起靈腳下浮現,接著半空中浮現淺金色的文字。

 

『敏捷增加30%』

 

『防禦增加30%』

 

『力量增加30%』

 

一身輕甲的張起靈抽出閃著藍光的+9黑金古刀檢查耐久度,「先去打秦嶺神樹。」

  「秦嶺?為什麼?」

自從上次和老癢還有涼師爺那群人在秦嶺神樹裡團滅之後他就對這副本有些陰影,真他媽的燭九陰。

  「裝備材料差哲羅鮭的皮。」

啊...這麼說來哲羅鮭肉也能製作藍水,而且有一定機率可以在魚胃裡發現人頭,那顆人頭觸發的隱藏任務獎勵是一把土製手槍,雖然使用兩次就得修耐久度,但是用來打獵補飽食度時還是挺好用。

 

 

 

然而吳邪在石室水洞中剖魚腹時一個不慎腳滑摔進水裡,一張尖牙魚嘴迅雷不及掩耳吞了他的腦袋。

在副本出口前復活後張開眼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隊伍擊殺BOSS的訊息,接著一個木箱子掉在面前,裡頭是紙鈔、藥水和長明燈,沒多久滿血條的張起靈走了出來,遞給他一副黑框眼鏡,附加閃躲屬性15%,「.....謝謝,抱歉啊我中途死了。」

  「沒事。」張起靈又從口袋掏出一把土製手槍,「我用你的人頭解任務拿到的。」

  「.....我日你大爺。」

******


YURI!!!on ICE - 尤勇

"他是龍"

  「你叫什麼名字?」

黑髮青年探著在岩石隙縫另一端的人,期望對方能跟自己多說點話,儘管那人似乎不是個好脾氣。

  「干你什麼事!豬給我閉嘴!!」

那音量大的岩壁都被震落幾塊碎石。

接著沉默半晌後那頭沉悶開口,「我沒有名字,喂、你叫什麼?」

他愣了愣,莫名心疼,「…勇利,我叫勇利。」

  「啊,豬排丼。」

  「好吧...你高興怎麼叫就怎麼叫...」

怎麼沒有名字呢?勇利把自己的名字在嘴裡咀嚼一會,靈光一閃,「你就叫尤里奧吧!」

岩壁另一頭安靜幾秒,又是一陣怒吼,「誰準你擅自幫我取名字的!還有不要隨便在你的名字後面加一個音就當我的名字啊!蠢豬!」

 

 

 

 

  「豬排丼!他想逃跑是吧!?」面貌精緻的金髮少年粗暴的扯著黑髮青年的手臂一路走進被巨石掩蓋的只剩一道窄小出口的岩洞,尤里奧指著地面上的小舟,扯開喉嚨怒吼,「豬!你什麼意思!我可是因為你才努力對抗我的龍之血脈耶!」

被吼的勇利一臉無奈,「尤里奧...」

  「啊!?你還想解釋什麼!?這裡沒有給豬坐的船!!」

被取名為尤里奧的少年顯然暴跳如雷,踮起腳尖把臉逼近比自己略高一些的青年,額上龍角突起,火光一併迸出。

勇利尋思,即使自己解釋只是預防萬一留的逃生設備對方肯定聽不進去。

  「你不是想學人類的生活方式嗎?我們來出海捕魚吧。」

  「誰要跟豬捕魚!啊!?」

  「或是你想垂釣?」

  「問題不是那個!」

 

 

 

夜幕低垂,星斗閃爍,小舟上的火把紅光盈亮搖晃映在海面上,裝滿水的木桶裡幾條小管上下游動,勇利表情愉快的給魚鉤上餌,尤里奧握著釣竿,興致勃勃盯著釣線沉入的水面。

  「豬排丼!動了、線動了!又上鉤了!」

  「哈哈...收穫真多。」

******

YURI!!!on ICE - 維勇

"最近很紅的那個露背毛衣"

 

  「維克多....這什麼?」

勇利半跪在床鋪上,雙腳光裸,身上的無袖高領毛衣長度蓋住將近一半的大腿,正面乍看之下沒甚麼大問題,只不過勇利只感覺背後涼颼颼的,從肩胛骨一路涼到尾椎下方....因此他決定在換下這身衣服之前打死不背對笑的嘴巴都變成心型的維克多。

半小時前買回這件毛衣的主兒面對勇利趴在床上托著腮,愉悅溢於言表,「這是一件很適合小豬的毛衣,對吧馬卡欽!」

被喚到名字的大泰迪十分配合的汪了一聲。

  「哪裡適合了。」那兩條從後頸垂下的綁帶弄的皮膚有些搔癢,「你看夠了,我要換衣服了。」

  「不夠。」俄羅斯人撐起上半身伸出手拉過毛衣領子,力道猛的讓日本青年直接趴倒,光滑的背部直接暴露在維克多眼前,「很適合你不是嗎?嗯?」一隻佈滿薄繭的手掌在脊椎骨節上游移,接著緩緩滑進尾椎下的衣縫內。

面朝床鋪的勇利此時已經放棄掙扎,只想把燒紅的臉藏進棉被裡。

******

评论(2)
热度(26)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