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綰

*一方死亡有

*民國風

*沒考據

*時空順序打亂有

---------------------------------------

  「那是甚麼?」

 

  「是故人。」

 

吳邪看著掌心一綹白絹繫起的黑髮。

 

 

 

是故人。

 

 

 

 

 

二月寒霜,大街上骨董鋪子的兒子披著毛裘頂著毛帽,手裡提著竹籃,嘴角含笑的跨出門檻。

這志學之年的少年豐潤臉頰被凍得通紅,可腳步雀躍,像極了春夏時門前群聚的麻雀。

他越過街上的市集,不忘回應時不時小三爺長小...

 

【維勇/瓶邪】點梗小段子之2

原噗傳送門

雖然是完全沒有肉味的啪,預防萬一還是上連結

連結走起!

小段子趴兔


瓶邪網遊梗的設定可能看過前篇會比較清楚

前篇點我


 
2017/2/6 7  

【瓶邪/尤勇/維勇】點梗小段子

原噗傳送門

盜墓筆記 - 瓶邪

"他是龍"

吳邪被一只黑龍壓在岩床上,冷硬得背脊生疼,而陰影壟罩下,俯視他的龍身上的鱗片火光飄燃。

尖銳爪子勾破的腰腹鮮血泊泊,染濕早先披上的祭祀長袍。

吳邪伸出手,十分自然的,他的心跳規律、呼吸平緩,那雙手捧著龍的面頰,龍的墨黑眸子盯著他,看似淡然,實則在那尖瞳深處不安與徬徨暗湧。

  「不管你是甚麼。」吳邪直視那雙眼睛開口,「我都愛你。」他不顧傷口疼痛撐起上半身,吻上那雙微張露出尖牙的嘴,對方頓了一下,猛然後退,一臉錯愕看著吳邪,這樣稀奇的表情讓方才獻出初吻的青年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又滑下岩床使勁抱緊難得驚...

 

【瓶邪】花前月下-下

*魅魔哥X蛇精邪

*梗來自噗浪上陪你一起長大的好基友,張萌萌,就是這麼對味→ 原梗傳送門

*上篇傳送門

*中篇傳送門

*我終於發動引擎,幾年沒開的瓶邪車

*OOC屬於我

*放棄邏輯

*請讓我任性的不科學一回

*以上沒問題往下


↘↘↘↘↘↘↓↓↓↓↓↓↙↙↙↙↙↙

如果你願意接受不科學沒邏輯的我


 

【瓶邪】花前月下-中

*魅魔哥X蛇精邪

*來自噗浪上張萌萌好基友的梗 → 原梗傳送門

*放棄邏輯

*OOC屬於我OOC屬於我OOC屬於我,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依然在熱引擎,避免關鍵字被河蟹你們都懂

*上篇傳送門


↓↓↓↓↓↓


我是一顆車輪的中篇


 

【瓶邪】花前月下-上

*魅魔哥X蛇精邪

*放棄邏輯,不管寫了什麼都只為了汙

*梗來自張萌萌

→ 原梗傳送門

*不太算車,車車後面才會開,要熱引擎你們懂,勉強只能算是一顆輪胎,只是有關鍵詞避免被河蟹所以連結你們也懂

*超想睡覺懶校稿,肯定會有錯字

*可以的話↓↓↓↓↓↓


這是一顆輪胎


 

[瓶邪]偷人--4.

有鑑於偷人上次更都已經去年8月,所以這邊放前幾篇的傳送門

偷人--1.

http://qaz40749223.lofter.com/post/42251a_5f354c2

偷人--2.

http://qaz40749223.lofter.com/post/42251a_7131199

偷人--3.

http://qaz40749223.lofter.com/post/42251a_7cd9f58


未完結舊作拿出來重寫,原本只打算修飾而已,結果這一重寫劇情完全不一樣了....


*****


悶油瓶接過他手裡的饅頭,毫不猶豫地剝成兩半,把分的較大的那一邊...

 
2016/2/3 3  

[瓶邪] 二十四後---驚蟄

『驚蟄』


你在雙層床的上層鬱悶的看著窗紗外灰暗如夜的天空,雨聲隆隆,雲層極厚,一層一層壓得像要碰到地面一樣。

要是在半夜,你會很喜歡這樣的天氣,如此大的雨聲反而助眠,可偏偏這是發生在假日的上午,讓你哪兒都不想去,只得待在宿舍裡。

最近你溜出學校時,要不是胖子同行,就是悶油瓶陪著你,大概是家裡環境不差,他那台藏在學校後森林裡的摩托車比你的新穎多了。

聽胖子心儀的學妹雲彩說了,悶油瓶的成績極好,運動也好,長得又好看,不愛說話反而迷人,她說得雙眼放光,聽得胖子是多釀了幾桶醋,可也沒有理由打翻桶子。

胖子和悶油瓶都住得近,一台自行車就解決上下學問題,其餘三...

 

[瓶邪] 二十四後---立春,雨水

*校園

*年齡操控

*有點OOC

*用節氣當章節

*挑戰不太擅長的題材風格所以略渣

*因為我很龜,所以有興趣的話請拍打催更

******

你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學校的圍牆邊。
你腳尖抵著紅磚間的細縫,一條手臂撐著牆垣,大腿有些痠麻,通常這種時候你不會在牆上停留太久,你把老摩托車停在校外,就在那棵綠蔭盎然的鳳凰木下,偷著下課到宿舍門禁時間之前的閒,出去溜搭,或看看轉角那間雜貨店裡叫阿甯的漂亮妹子。
但是你現在對著一雙濃黑的眸子發楞。

 

 

『立春』

 

 

你們的胳臂平行的抓著圍牆邊緣,對方在校園外的那一面露出半顆頭,眼睛直勾勾盯著你,...

 

[瓶邪]偷人--3.

吳三省眉間深鎖。

而與他隔著一張茶几,穿著藏青色長衫的年輕男性表情淡定得能說是怡然自得。

  「我怎麼確定你會把大姪子帶回來?」吳三省捏著茶杯,指尖泛白。

一杯淺金的茶水擺在茶几上,他們隔著裊裊茶湮並排而坐。

這男人一進門他就把下人全遣了去,連男人從頭頂摘下的那頂黑色禮帽都讓客人自個拿著。

  「因為你沒有選擇。」

儘管這年輕人說這話時的語氣平淡無波,但字句在吳三省耳裡顯然有濃厚的藐視意味。

血管緊繃。

  「你是打算把大姪子當成你全部的籌碼?」

  「是。」

吳三省靜默了好一會,隱約能聽見茶杯崩裂的清脆聲響。

廳堂之後,幾個大漢靠著牆,在門簾略探出身子,吳三省一抬手,那...

 
2015/8/2 7  

[瓶邪]偷人--2.

從背後看著,悶油瓶和他一般高,真要仔細計較,他還比悶油瓶要高上那麼一點,只是對方來得更纖瘦精壯幾分。

要是自己矮上幾分,想料是會感覺面前的男人十分挺拔,這好是好,但是這男人太冷了,大字不吭一個,悶都給悶死。


他們這是走了多久?

吳邪一路上忙著記住他們走過的路線,倒沒注意雙腿早已痠麻疼痛,特別是他赤著腳,一路上泥巴石頭枯葉樹枝....似乎還有蟲屍?那種既硬又脆的....吳邪縮著腳趾,疲倦和不安弄得他煩躁加劇。

一開始還能裝瘋賣傻哼哼唧唧的唱:「唉呦~我走過風風雨雨~我走過大江南北~我走過不愛說話的小哥帶我走過的綁匪的路途~」

只是這前頭的悶油瓶耐性不是一般的好,吳邪唱得...

 

[瓶邪]默歌-25. END

他找不到老癢的母親,老癢的家裡又空了,然而家具上一點灰塵也沒有。

村子裡沒人發現她回來過,也許是認不出人了,也許、是忘了曾經有這個人。

就和老癢一樣。


近來他總讓王盟獨自處理生意上的事,那些事他是從三叔的手上接下來的,久了,生意裡三叔的影子漸漸消失了,該慶幸還是不該慶幸?他只覺得有種難以言喻的罪惡感。

最開始是吳三省的事業,接著是吳三省的大姪子,再接著,是吳邪,不是吳家三爺的姪子,而是吳邪的事業;這總讓他覺得多了什麼、也少了什麼。

再過個幾年,說不定王盟會自己雇幾個下手,或者成家立業生幾個孩子,這生意會持續到什麼時候,誰也說不準。...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