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每種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那些無關風花雪月的相思,
說來幾人能知?

院內冬初,昔年與你栽的桃樹,
葉落早做塵土;
新雪來時,又將陳酒埋了幾壺,
盼你歸來後對酌。

穿過落雁修竹,看過月升日暮,
你說有一日總會名揚天下實現你抱負;
那時低頭替你劍穗纏上新流蘇,
心願未聽清楚。

還掛著流蘇,是否應該滿足?
也為你縫好冬衣寄去書信一兩句叮囑;
該慶幸至遠至疏你我還未至陌路,
是時光從來殘酷。

最害怕,酒肆閑談時候聽見你名字,
語氣七分熟識;
回過神,笑問何方大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諷刺。

斟酒獨酌,細雪紛紛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還憶最初,有你扯過衣袖輕拂,
笑說雪融似淚珠。
曾經相伴相護,說著“初心不負”,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馬同游鬧市中漫步,
那時正逢揚州三月桃花鋪滿路,
神情難免恍惚。

江湖的盡頭,是否只剩孤獨?
都怪我玲瓏心思執念太過以塵網自縛,
前方太遼闊若問此去應去向何處,
把來路當做歸途。

桃樹下,那年落雪為你唱一段樂府,
信了“人不如故”;
只如今,茫茫大雪之中等著誰回顧,
明知無人回顧。

誰能初心不負?

评论
热度(5)

© 白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